诗难裹腹养心肺 酒不解渴润平生-产业新闻-中国产业发展网
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产业发展网!

中国产业发展网

诗难裹腹养心肺 酒不解渴润平生

2019-02-25 10:45:36 来源:

  2016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来的确实更早一些。气象局说了,雪是好雪,但风不正经,爱撩姑娘的裙子。哈,其实,雪也正经,风也正经,只是人不正经,尤其是雪夜喝酒的人。喝多了,会撩情,尽管此情常非彼情。夜半微醺,踏雪归家。此时瞄世间,万物素裹,灯光倾泻,层峦叠嶂,宛若写意,春风度人。看朋友圈,有美女失眠,说失眠中的诗与远方……一股丹田之气涌来,挥动手指:诗在远方,远方也在远方。苍穹下的黑夜里,你的眼睛为谁明亮?深夜里的诗,又为谁而奔跑歌唱?灵动的失眠,又为谁而深邃悠长……

  酒总是要醒的。第二日早,点开朋友圈,才发现昨夜自己有吟唱,羞愧不已。姑娘,不该半夜谈诗的,从来只在场面见,休弄缠绵绿绮音。姑娘,吟诗不是撩拨你的情怀的,他只是我雪夜里温暖自己的流水而已,与你无关。

  爱与诗,谁共我?醉明月,谁与我?现在的朋友圈里,已经没有人知道我曾写过诗。红尘万丈,往来熙攘,大家都在摸石头,或捉耗子,如果我说我写诗,岂不互相尴尬?买房购车寻老婆,吟诗赋歌能过活?有一次饭局,一位资深很深的美女说,看你面相气质,确实是个大文人。我说你别骂我了,你就叫我骚客吧。美女眉眼含笑,眼眸雾水充盈:你是说你很风骚?闷骚?哈哈……那个美女的牙很白啊,没有蛀牙,牙也都很全的,没有缺一颗。从此,美女见我就叫骚客了。我面带真诚的微笑,内心说的是,还好,没有直白地呼我诗人,要不,诗人我,如何在朋友圈里面混?

  谈什么诗歌呢?还谈什么诗歌呢?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……北岛曾说过:那时我们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……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……

  梦,每个人都有,就像久居城市的人都做个田园梦,想着陶渊明。陶渊明曾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现如今,东篱下,房价攀高;看南山,门票价高。回身看,相识满天下,多是名利人。万里红尘中,钱牵爱和恨。天涯路长,我们对酒当歌,一醉解千愁;天涯荒凉,我们酒肉穿肠,快感润红尘。

  而时间,终过得太快,有一眨眼已老去的感觉。万千的过往,似乎就在昨日。而走过了千山万水,满眼诸多,静品香茗时,笔下终无语。“而今识得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”近来怕说当时事,结遍兰襟。月浅灯深,把栏杆拍扁,依旧无语。才知道,岁月深沉成了沉默,阅历深沉成了无语。

  就像面对昔日的人儿,曾经的刻骨铭心,曾经的万般情愫,时隔经年,事隔经年,若我会见到你,我将以何贺你?

  只有以沉默……

  生活滚滚向前,我们平静呈面。

  只是,在某个时候,在某个场景,面对某个人的时候,面对某个事的时候,诗歌,依旧在我们内心涌动。只是,我们不再吟唱,甚至不再写出来示人。

  诗歌没有死,它驻扎在内心,为心怀美好醒着,为心怀安静活着。你爱的人还在,你爱的事还在,你爱的理由还在,诗歌就依旧在。

  因此,常常面对诗歌,面对写诗的人,我是充满了热情与爱戴。

  高晓君是我的老乡。人豪爽,酒量好,兵马俑的造型与性格。

  一冬日,有朋友摆下羊腿宴,喝养生酒,席间有美女。晓君见那美女颇矜持,众人万般调情,她不动,气氛再热,也不摘帽。晓君便喝下数瓶养生酒,随后手抚胸前,眼望远方,声似洪钟,诗从口出。

  真个“酒酣而热,仰而赋诗”啊!醉眼看他,形象恰似鲁智深,古风颇在。屋外风在凛冽,屋内热气腾腾。抑扬顿挫中,在座人似回盛唐,众人煮酒论诗,豪气浮升,笑颜盛开。

  那天我才知道,晓君写诗,古体诗,新浪博客上访问量过百万。

  一个爱诗歌的人,一个写古体诗的人,一个兵马俑故乡的陕西人,经商、做人还有什么说的。

  一晚,我们喝酒,两个人喝了晓君带来的两瓶宁城老窖。等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坐在喝酒的饭店背后马路沿上,垂涎三尺。看手机,数个未接电话,全是晓君打的,才知,晓君以为我只是酒多而已,叫了一辆豪华专车,千叮咛万嘱咐司机将我一定送回家。估计司机看我是醉猫一个,半路放下我后远遁,我自己醒来,还在原地做梦。

  电话中,我们哈哈大笑。北京大,喝酒的人多,但有个能让你喝酒超量的朋友,有个酒后还能牵挂你是否回家的朋友,真的不多。当时,我坐在马路牙上,就想,这是不是一种诗歌的意境?如果晓君和我一样醉酒坐马路牙子,我会不会也赋诗一首?或者与他和诗一首?

  生活没有诗意,只是没有遇见对的人而已。

  有一天,我们几个朋友说,晓君,你出个诗集吧,这年头,商人很多,但商人里面写诗歌很好的不多;诗人很多,但诗人里面经商成功的不多。

  晓君一拍大腿:就这么定了。出,就叫《商界诗人高晓君》!

  哈,痛快!

  鼓动他出诗集,我以为,不为其他,就为有一个榜样,就为有机会读他诗的人,看到在这个日渐薄情的社会里,依旧有人深情的活着;看到在这个许多人说世态炎凉时,依旧有人内心涌动着炙热;看到无趣的朝九晚五里,依旧有人能活出诗意。

  诗难裹腹养心肺,酒不解渴润平生。

  什么时候,亲爱的读者,找个时间,找个地方,我们,和高晓君一起,喝酒、作诗、朗诵,我们在热气腾腾的气息里,激扬彼此,温暖这个世界。此时,这个世界的尘嚣、生活的纷乱,都与我们遥远无比。我们会热烈无比,我们会内心平静里,终于知道,此时,我们依旧没有老去,我们依旧风情万种,我们依旧摇曳多姿。

  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商人,只是,也希望,每一个人都能心存诗意,活成诗人。

  阿弥陀佛。

  文/李宏刚,1973年出生于陕西省长武县,毕业于西北林学院林业经济专业,复旦大学软件工程硕士。

  先后担任《三秦都市报》经济部主任、《都市生活周刊》执行总编、《当代商报》常务副总编辑、《中国商界》杂志社社长、主编。目前为《中国商人》杂志社社长、主编;商蜜(APP、网站、小程序、公众号)首席架构师。兼任山西省社会科学院晋商研究中心研究员等职。

  其著作《晋商之死》等曾轰动一时。

  《中国商人》杂志

  《中国商人》杂志1992年创刊,是我国政府部门与国内外商会交流的主要官方媒体,被新闻界誉为“中国财经第一刊”。1999年被国家新闻出版署评为“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财经类期刊之一”。其封面人物是中国商人的杰出代表人物,社会影响极大:从李嘉诚、宗庆后、王健林、雷军,到毛戈平、李彦宏,等等,每一时期的中国商界领袖人物,几乎都出现在《中国商人》杂志封面。

  《中国商人》杂志是中国商业联合会会刊,是国内目前唯一一本面向全国各类异地商会副会长人员的杂志,是国内16700多家商会的指导性读物。

  《中国商人》杂志与时俱进,在杂志出版发行之外,积极进行品牌拓展,曾发起主办“中国商人精神高峰论坛”,这是国内第一次对全国各异地商会进行优秀商会、秘书长的评选;

  发起主办中国“双千商会”创新发展论坛,这是国内首次提出“双千商会”的概念,即会员过千名、会员企业产值过千亿元;同时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进行“双千商会”的评选;

  发起主办“亚太国际谈判大会”,国内第一个提出“首席谈判官”应该作为企业标配;也是目前为止第一个以谈判为主题的论坛,前外交部长李肇星、泰国前副总理王鹏狄等倾情支持;

  发起主办“中芬文化交流节”,搭建浙江省与芬兰西乌玛大区友好合作平台,浙江省省长袁家军亲临指导。2018年9月,浙江省政协主协葛慧君赴赫尔辛基签署两省友好合作协议,为中芬文化交流节画上圆满句号。

  编制发布“中国异地商会传媒影响力500强排行榜”活动,这是国内第一次对全国各类商会的传媒影响力进行指数排名,引起巨大轰动;

  编制发布“中国仁富榜”:这是国内第一个既不按照财富的多寡排序,也不按照捐赠的多少排序的榜单,而是创造性的提出了“仁富指数”概念,将财富人物的财富持有量和公益投入额进行对比,显示出财富人物真实的“战略公益”状况;

  编制发布“中国商人年度犯罪报告”,这是国内第一次对中国商人犯罪案例的统计和分析研究,揭示出中国商人犯罪问题的真像和答案,使社会各界对于中国商人犯罪等问题有着更加清醒和全面的认识,从而加强预防措施,减少中国商人犯罪现象;

  发起成立“中国商人美丽产业联盟”,第一次在国内将“美丽经济”作为一种产业组织实施,由《中国商人》杂志与美丽汇生活等单位打造美丽经济产业平台,促进中国美丽经济产业的发展壮大,自2013年至今连续举办六届“领秀之夜,耀动杭城”;

  发起成立“中国商人媒体联盟”,《中国商人》杂志与《浙商》、《徽商》等媒体一起推动商会、商帮、商业期刊媒体的新闻交流与资源合作,推动商业媒体可持续发展;

  发起成立“中国中医药健康产业联盟”,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支持下,由《中国商人》杂志、《中国中医药报》、中国中医药网、亳州市人民政府联合开启了中医药与互联网深度融合新篇章;

  发起成立“中国智慧城市服务商联盟”,《中国商人》杂志与阿里云、大华、海康威视、保利发展、远见集团六家联手组建,于2018年12月中旬在嘉善西塘正式揭牌,服务中国智慧城市建设。

  文/李宏刚《中国商人》杂志社社长兼主编

(责编:王金雷)

相关新闻